陆航程   草根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国土证券 - 陆航程首页
东西方必然联手面向全球发展“共和资本经济”
2019-03-11
字号:
    ——《资本经济与国土证券》第五稿之五

    中国是否应当建立“共和资本经济”?为什么必然与西方联手发展“共和资本经济”?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的宗旨是推动世界经济的均衡发展,为建设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提供更多的财富资源和货币支持。

    “资本经济”概念来自马克思澳门博彩评级网址导航手稿。结合现实,研究试定义“帝国资本经济”,结合新兴生产力的推动,试定义了“科学资本经济”,预测出“共和资本经济”。

    “科学资本经济”依据马克思主义原理,提取了“帝国资本经济”合理内核,试做新的定义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理论探索,是《信用价值论》的应用研究实践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需要《信用价值论》提供基础理论支持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需要发现新的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需要美国新兴经济集团的参与,完成“共和资本经济”体系的创立,共同将新发现的来自中国的巨额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,转化为具有交换和储藏价值的金融产品,面向“全球公众资本”发行,为世界创生更多的信用货币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不支持“帝国资本经济”媷各国经济羊毛的活动,但给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合作发展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的机会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建立“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”,不断扩大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的增值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支持一带一路、地区性自贸区建设、贸易自由化、世界经济多元化发展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需要中美两国联手建立全球经济平等共治的C2模式。

    我们可以对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寄以无限遐想。问题是,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能够允许“共和资本经济”诞生、发展、分庭抗礼、最终取代吗?

    这要看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是否能够为其最大的宿主--美国,提供足够抗衡中国超越式发展的力量了。

    尽管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运用“帝国资本经济”不断从日本(80年代)、前苏联(90年代初期)、东南亚(90年代中后期)、以及阿根廷等南美洲国家媷了很多羊毛,但是并没有让美国自身真正强大起来,真正做强的是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。美国是“帝国资本经济”盘踞的大本营,其实也是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第一盘剥的对象,连政府的货币发行权都被剥夺,美国还剩下什么?

    从顶层经济权利的角度看,美国政府的确是一个小政府,是一个失去顶层经济主权的小政府,美国只剩下为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服务,这个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的功能了。美国在顶层经济主权的实施结构上,形成了“国际资本”主导美国政府的“二元结构”。而本质上是“国际垄断资本”一元化领导。美国总统只是一个“打工者”。

    看到美国的权力现实结构,是不是与国内一些“西经”代表人物提出的“让市场(最终必然是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的操控)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”很相似?

    对,这就是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所需要的,包括美国尚且如此,中国当然更不能例外了。他们就是内外配合改变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一元化领导结构,建立“国际垄断资本”控制中国顶层经济权力的“二元结构”,最终形成“国际垄断资本集团”对全球的“一元化”控制。这就是“西经”意识形态企图在全球美国模式的真正含义,让各国政府都成为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的工具。

    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以运用“帝国资本经济”阉割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政府权利为己任,这样的历史还可以继续下去吗?事实上,美国为了改变政府货币发行等权力被阉割的局面,先后牺牲了7位总统,这样的斗争还不够激烈吗?可结局也实在够残酷的。但斗争还会继续。当今的特朗普总统不也在硬怼美联储、对抗华尔街吗?只是他获得了更多美国工人(旧美国人)的支持,斗争更具有“艺术性”。祝愿他为改变“帝国资本经济”格局做出历史贡献。

    毫无疑问,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还会极力维护自己的利益,今后还会有更加激烈的斗争,美国特朗普总统也会遇到巨大的阻力和反弹,也会出现一些惨烈的结果。

    但当今的世界格局已经改变,已经不是美国一霸独大了,中国正在崛起,中国政府不可能被阉割,尽管面对着企图阉割、暗中递交投名状的活动,但中国政府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,因为中国不仅有坚持“马经毛思”的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,还有了《资本论》2.0版的《信用价值论》,尽管这部著作还未广泛传播,但它的力量足以揭穿、破解和抵抗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的任何阴谋。

    美国正在兴起一股新兴力量,这个量力更照顾工人(旧美国人)的利益。这些新兴力量(许多来自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内部)如果能够与中国紧密合作,完全可以共同创建“共和资本经济”体系,维护各国经济利益,推动世界经济高速健康均衡发展。

    中国文明的传承性,来自中国连续农业的富庶和手工业的长期发达与积累,也来自丝绸之路与西方文明的长期交流。尽管有数次游牧民族的入侵,但中国文化多次完成了与异族融合与同化。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给予,而不是剥夺与索取,是与他族他国共享而不是自己独占,是基于自身产能与文化的互惠外延和扶助提升,而不是对外穷凶极恶、巧取豪夺。这样的“天治人和”文化早已深入骨髓,才最有生命力的,才能承担未来推动世界大同的“共和资本经济”重任。

    “帝国资本经济”深植于盎格鲁-撒克逊、宫廷犹太金融、以及海盗的丛林争夺和巧取豪夺文化传承,任何文化都是一种历史现象,都由一个历史阶段的经济模式所决定。西方文明的来源与发展的影响是深厚的,尽管有基督文明对基层民众的粉饰,但其文明的本质性基因尤其在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核心组成中,仍然难以变化,这种意识形态与生产力发展要求相矛盾的内因,决定了未来西方文明走向衰败的必然。若想保持西方经济集团的优势,就要接受新生产力要求的新文明。

    当今进入“互联网+区块链”时代,世界各国不论贫富都将在“互联网+区块链”平台上平等交往与合作,平等共赢必然替代盎格鲁-撒克逊的白人独尊,可追踪的诚信交易将替代拜金主义唯利是图的狡诈,公平合作必然替代巧取豪夺,那些极端个人主义陈旧的文化积淀,必然被建立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和“共和资本经济”所需要的文化精神所替代。

    互联网+区块链+5G+AI,聚集聚集经济发展无可抵挡,多端口、互为资源的分布式去中心化结构、智能合约可追踪交易必将替代现有的经济管理模式,以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为中心的货币控制体系,已成为阻碍互联网+区块链+5G+AI经济发展的旧势力。生产力具有最强的经济冲击力,新生产力带来的巨大利益必将改变现有的生产关系。

    当下的“帝国资本经济”权力结构和运作模式必将瓦解,全新的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结构必将依托金融产业和“互联网+区块链+5G+AI”全球交易平台的建立而创生。中国蕴藏的、以“公有土地+定向投资增值循环式”为依托的巨大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将被开发出来,资本性收益将被普及到全球公众投资人手中,世界货币总量将增长数倍数十倍,支持各项经济建设的开展,人类将进入一个高度发达的新时代。

    未来几十年全球仅基础设施投资就需要上千万亿美元,相应需要发展的基础工业和工厂化农业投资更是一个天文数字,让全人类都过上好日子,这样的投资不可或缺。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工程,必将在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推动下逐步实现。不远的某一个时段将形成建设高潮,投资货币需求将爆发性增长。需要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用“非掠夺”方式,为这个投资需求提供巨额资金支持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创生货币的方式是用公共土地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可能实现的现金流评估值作为依据创生货币,以“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”方式,严格用于公共基础设施投资而不是消费,相反要起到抑制消费泡沫的作用。让提供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”的标的地块的“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”得以超额实现。让货币发行(主要是银行“派生货币”低利率发行)的财富支撑得到有效保障。

    这是一种全新的、全球参与的可控、可监督、超越一国政府信用(来自多国政府信用支持)的货币发行信用支撑方式;同时也是一种全新的“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”;还是一种全球公众资本汇集的“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”。绝不同于现存的房地产按揭贷款方式,相反是要解决房价高企的问题。本文后半部分将就此进行探讨。

    人类需要发展、需要消灭发展的不均衡状态,“互联网+区块链+5G+AI”正在把世界连为一体、消除旧有的控制中心、普惠全球大众。这不仅增强了全球共同发展的欲望,更提供了共同发展的手段、机会与新文化支持。作为以货币创生为使命的“共和资本经济”任重道远,而我们正在为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的建设扫清道路,画出蓝图,准备工具。

    人类的目光不能仅仅盯在现有利益的纷争、现有“蛋糕”的分切上,要提高时空维度,前瞻未来的空间。当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展现出巨大经济前景的时候,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也会产生分化,最终绝大部分成员企业也会投身到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建设行列中来。因为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具有更大、更光明磊落的利益吸引力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必然由中国与现有的“国际垄断金融集团”中新兴主体共同建立,还必须引入全新的“介入”主体,这就是“全球公众资本”。逐步形成“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”,在很大范围内逐步成为主流经济形式。这是历史的必然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    “共和资本经济”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,但是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的初级雏形理论框架,已经让我们看清了当前的许多真实面貌、经济事实与趋势,让我们看到了未来可能要走的路,让我们找到合作伙伴,明确和缩小对立面范围,这本身就具有极大的意义。

    然而要走好这条路,我们还需要从头开始,逐步理清思路,清扫战场,外争国权,内除国贼,营造国内外适合“共和资本经济”研究发展的环境,完善相关理论与行动规则。

    (待续)

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姓名 
联系方式
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   发贴后,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草根简介


 陆航程,男,出生于1948年,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工商联执委、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、《领导决策参考》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。曾发表的文章:中央内部刊物《农村问题论坛》第十三期(1983年)《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》;中央内部刊物《农村问题论坛》第二十期(1983年)《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》;《新华社内参》第四十期(1983年)《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》;“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”(1993年)《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》;中央党校《党校科研信息》(1994年)《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》。个人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最新评论 更多>>

最新文章 更多>>
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:QQ513460486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shmsh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

澳门博彩评级网址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