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建明   草根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牛迹山民 - 曹建明 首页
儒法本相依,何时也对立?
2019-03-15
字号:
    春秋战国时代,周室衰微,天下各霸,大大小小的诸侯之间,你来我往,混战不休。

    在这同时,又因为“天子失官,学在四夷”,社会上就出现了许许多多出身于草野,漂流于四方的饱学士子,他们面对当时社会水深火热的局面,为了实现各自的修身齐家、治国平天下之理想,就纷纷地周游列国,向各路大小诸侯,兜售自己的富民邦本、富国强兵之策。

    这些来自于不同层次,定位于不同角度,也代表着不同立场的思想学说,各自都以不同的体系,不同的立论,自成一家,史称“诸子百家”。

    其中,最著名的就是:儒家、法家、道家、墨家、纵横家、阴阳家、名家、杂家、农家、小说家,等等。

    这些诸子百家中,在当时最为成功的,应该是法家。

    虽然这些上位后的法家学者,最终都一个个不得好死,但是,他们在当时,却是真正地能够打动帝王心,获得帝王任,从而在一方诸侯之国,得以独揽朝纲,进而干出一番让整个华夏世界,天翻地覆的大事业。

    实际上,天下归一,秦国独大,就是秦国的一代一代君主,能够大胆地启用他们这些法家学者为变法猛将,对秦国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等各个方面实行大刀阔斧地改革的结果。

    可是,法家学者们推动了历史的前进,使得天下实现了统一、社会实现了安宁,到头来,他们自己,却不但在当时就不得好死,更是在日后,也成为了“暴君”、“独裁者”的帮凶与走狗,成为了遗臭万年的“动乱制造者”,被世世代代的人们所唾骂。

    直到现在,依然有很多中国人,还对那些早已朽骨不知抛往何处的法家弟子们,义愤填膺,恨不得食其肉,寝其皮。

    反倒是在天下大乱之时,其先生、弟子们四处碰壁,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儒家学说,在天下太平后,却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,成为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显学。

    儒家学说的创始人,当年的丧家之犬孔老二,成了中国几千年历朝历代竞相追捧,顶礼膜拜的大圣人。

    直到今天,孔子,还是中国国家对外交往的文化名片。

    那么,为什么大乱之年,法家学者能够建功立业;太平之年,法家学说反倒遭人憎恨?为什么大乱之年,儒家学者难得出头,太平之年,儒家学说顿成圭臬呢?

    我们就先来看看,儒、儒家思想,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东东,她们和法、法家思想,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。

    儒,其造字本义,是形容体虚盗汗,软弱无力。

    《説文解字》:“儒,柔也。术士之称”。

    从《说文解字》的这个“术士之称”之解释,我们就可以知道,儒,原本是一种术。

    术?什么术呢?

    我们回想一下,儒家的祖师爷孔老二,一生当中,念念不忘的是什么?

    ——“悠悠万事,唯此为大,唯此为大,克己复礼”。

    “克己复礼”——“礼”。

    儒——礼。

    儒术儒术,儒,原来就是一种行礼之术啊。

    这就是说,真正的儒士,原本是一群专门从事礼节仪式之操办工作的术士。

    孔子,孔老二,最初就是以会讲究礼仪,会操办一些礼节仪式而起家的。

    那么,这个礼,又是怎么来的呢?

    为什么古人那么地重视这个礼节仪式呢?

    礼,最早应该来自于神农时代的天下结盟。

    神农时代的天下结盟,是在伏羲氏、女娲氏、共工氏、东夷氏四大部族经过多年的战争之后,才形成的。

    在各方互相战胜不了对方,而战争又进行不下去,大家都有意停战、有意和解的情况下,他们,就只能是以相互结盟的形式,来结束战争,并尽可能地延长和平的时间。

    那么,由于各方都还有自己的武装力量,各方也都还是积怨未了,如何在各方都还有自己的武装力量,各方也还都积怨未了的情况下,尽可能地实现持久的和平呢?

    这就需要讲礼,这就需要起乐。

    通过讲礼起乐,来让大家着眼新欢、忘却旧怨,从而相逢一笑泯恩仇,团结一致向前看。

    这就是礼乐的价值与起源。

    后来,神农时代结束,黄帝时代来临。

    这个时候,天下盟主,没有了;四大部族,也没有了。

    这时候的天下,就只有帝王。

    虽然代表四各部族的四岳还在,他们却不再是代表四各部族,而仅仅是代表一种官职。

    原来由四大部族首领出任或者由四大部族首领推举出任的四岳,现在,是由帝王任命。

    当然,四岳的权力,也就不再是最高,而是在帝王之下了。

    虽然政治机构还是原来的样子,但是,帝王和四岳,取代了原来的天下结盟之政治形式,其内容,就全变了。

    原来的盟主之虚位,变成了现在的帝王之实权。

    现在的帝王,拥有最高权力。

    现在的四岳所组成的合议庭,不再是天下结盟中的最高权力机构,而只是帝王手下的一个参谋机构,或者是一个执行机构。

    那么,是不是这时候,就可以不要礼乐了呢?

    不不不,礼乐,还是要的,只是内容,有所不同罢了。

    虽然帝王拥有最高权力,但是,他这个最高权力,是否就是那么地说一不二、非常权威呢?

    这个是不见得的。

    因为,他手下的各路诸侯,各个部落,都还拥有自己的军队,都还拥有自己的独立自主的主权啊。

    在这样的情况下,你当帝王的,能够一味地说一不二、显示你的权威吗?

    所以,这时候,还是需要礼乐。

    只是,这时候的礼,不是友邦之礼,而是君臣之礼。

    友邦之礼,是平等的。君臣之礼,则是有高低与上下之别的,有如家长和兄弟一般。

    到了夏朝的“家天下”时代,君臣之礼,就又要有一个大的变化。

    这时候的君臣之礼,应该不仅仅是家长和兄弟之礼,而应该是尊卑高低的差别更大,有如家长和父子一般。

    但是,由于各个诸侯、各个部落仍然拥有自己的军队、仍然拥有自己的主权。这个本质并没有变化。所以,这个家长和父子之礼,还是不容易维持的。

    这就有了周初大封建。

    周初大封建,就是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”。

    这就是要取消诸侯们的独立自主之主体地位,是要让他们再也没有资格,和帝王分庭抗礼。

    在这样的一种愿景之下,君臣之礼,就又有了内容上的变化。

    这时候的君王,不再是人,而是天子。帝王和诸侯的礼仪关系,就不再是父子关系,而是神与人的关系,是主人和奴仆的关系。

    但是,愿景虽好,现实却是,诸侯们还是有自己的军队,他们还是可以一言不合,就干你妈妈的屁。

    所以,自从周幽王“烽火戏诸侯”,被其岳父联合犬戎而打败,周平王迁都洛阳之后,周礼,就实际上不存在了。

    正是因为周礼的不存在,所以,才有孔子的复制周礼,才有孔子的——“悠悠万事,唯此为大,唯此为大,克己复礼”。

    那么,我们再来看一看,法、法家思想,又到底是一些什么东东呢?她们和儒、儒家思想,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?

    法:“刑也。平之如水”。

    而“刑”,就是用刀砍杀披枷戴锁的罪人。

    这就是说,法,是来用砍杀罪人,以实现天下太平的手段。

    那么,这个砍杀罪人,意味着什么?天下太平,又意味着什么?

    砍杀罪人,意味着征服,意味着对抗。天下太平,就意味着通过对抗手段使对方屈服,使之不再具有危害己方的思想与行为。

    但是,如果你有征服、对抗的手段,对方也有征服,对抗的手段呢?如果你们双方都不能将对方完全彻底地征服呢?如果你们双方的对抗,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平衡呢?

    这就只好相互妥协,只好换一种方式,而用礼乐来实现天下太平了。

    所以,法,就是对抗,就是达到了平衡的一种对抗。而每一种礼乐,实际上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刑法之上的,是建立在一种对抗的平衡之上的。

    法是本,礼是末。没有法,就没有礼。礼,是随着法的建立而建立,也是随着法的瓦解而瓦解,又是随着法的变革而变革。

    神龙时代的礼,是由四方之间的战争平衡——法而建立的;周朝天下的礼,是因帝王与诸侯之间的平衡被打破——法之变化而变化的。

    正是由于周家天子不能与天下诸侯形成对抗性的平衡,不能对诸侯施以刑法,就使得其礼制也不能实行,从而使周家王朝专业从事礼仪工作的术士们,失去工作,流散到社会,成为了柔弱的儒士。

    当然,我们也必须看到,由孔子所倡导的儒家学说,虽然是以礼乐为形式,虽然是来源于礼,但是,其也有仁与义的内涵。

    而仁与义,又是什么东西呢?

    仁,就是人之有二,就是两个人。

    两个人相亲相爱,就是仁。

    而相亲相爱怎么实现呢?

    就是通过礼来实现。

    义,就是议论,就是思想,就是道德。

    人要讲义,就是要讲道德。

    道德又是什么?

    道德就是出于对生活的总结,出于对世界的认识而产生的价值观,产生的行为准则。

    而作为柔弱的儒士,他们的价值观,当然只能是团结友爱、相互取暖,为了大家而忘却自己。

    这就是义。

    所以,礼,本是由法而形成。可是,当法已经不再的时候,礼,却作为一种形式,形成了一种思想惯性,而不肯消失。

    当这种思想惯性要继续挣扎的时候,她就转变成一种游魂式的意识,飘荡在硝烟弥漫的天空,成为了为绝世送终的挽歌。

    回头我们再看一看,为什么法家学者们,都能够好生,却又都不得好死呢?

    这实际上是因为,这些法家学者的法,不是陈年的旧法,而是因时而变的新法。

    法,本是几个集团,几种势力相互博弈、相互平衡的产物。在这种法形成之后,维系这种法的根本因素,是各方相对平衡的实力;而表现这种法的形式,则是相应的礼乐。

    而当相互之间的实力此消彼长,几种势力不再平衡之后,这种陈年的旧法,还能维持得住吗?

    当然维持不住,于是,就要实行变法。

    所以,那些法家学者们,都是代表什么人在变法?

    他们当然是代表从前的弱势的一方在变法。

    而希望“克己复礼”,维护旧秩序的那些儒家学者,又是在代表什么人维护旧秩序?是在代表什么人讲究仁与义呢?

    他们当然就是代表从前的强势的一方在维护旧秩序,在代表从前强势的一方讲究仁与义。

    至于法家学者能够好生的原因,当然就是因为他们顺应了历史的潮流,他们是在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天”。

    而他们不得好死,则是因为尽管原来的强势者现在变得弱势了,可他们依然有相当大的实力存在,他们无法挽回战略上的大局,但他们在战术上耍点小计谋,集全力与一役,报复一下他们所痛恨的人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    而乱世之中如丧家之犬的儒家学说,到了治世,却被奉为圭臬,他们的祖师爷,被奉为圣人,这就是因为,当新的法制完成之后,当新的平衡达成之后,新的礼乐,就要随之建立,人们再也不需要变法了,而是要反过来尽力地守法、守礼了。

    这样,儒家的思想学说,不就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吗?

    所以,法与礼,原本不对立,它们原本是相辅相成的相依关系。

    可是,一旦你要变法,这个刚刚变来的新法,就与还没有变化的旧礼,产生冲突了,这就造成了对立。

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  • 《草根网》上的中医大师很多,也没法分辨谁强谁弱。就想问一下,我嫂子被诊断为“强直性脊柱炎”和“类风湿关节炎”,多次住院,都没什么效果。据说等于是癌症。
    谁能介绍一下,自己有没有成功治愈的案例?
    切盼!
    2019/3/16 6:12:24
  • 诸子百家的出现,说明当时社会的一大进步。
    可是什么理论思想也都必须和所处时代相适应,所以这些思想会随社会发展而被推崇或抛弃。思想,是被统治者拿来用的,并非是灶王爷拿来贡的。
    2019/3/15 12:14:19
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姓名 
联系方式
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   发贴后,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草根简介


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,高中文凭,农民工,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,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《易经》的思考研究。关注中国现实。


最新评论 更多>>

最新文章 更多>>
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:QQ513460486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shmsh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

澳门博彩评级网址导航